美官员:全美新冠死亡数或远低于10万到24万预估值


为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,马来西亚自3月18日至4月14日,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行动限制令,其间,学校停课,工厂停产,非必要的商业店铺关门,民众被要求待在家里,杜绝一切非必要外出。

据了解,在马来西亚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有15000人左右,由于疫情在全球的相继蔓延,目前在马的中国留学生人数接近一万人。马来西亚中国留学生联合会承担起这次派发健康包的具体工作。因为是处于马来西亚实施行动限制令期间,他们先在互联网上统计人数和地区分布等情况,然后组织留学生们分批领取,并且鼓励大家代领然后再传递到每个人手中。

北京前门公交站台,海报画面主角是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。当时,邱琳玉接运患者时,奋力冲向急救车,这一瞬间恰好被抓拍。  受访者供图

天下着小雨,病人冲到马路上哭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拉着她,怕她寻短见,心里真的好难受。”邱琳玉说。最终,经过协调,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。

邱琳玉手持氧枕、救护箱奔跑。这张照片,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。 受访者供图

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,岱山120站点,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。临近四月,疫情逐渐缓解,接单量也在下降,“发热病人少了,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。”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,“4月8日要解封了,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。”

一位名叫苏龙的留学生介绍说,“这个是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发给我们的健康包,这里面有20个医用口罩,还有两个N95口罩,这个是连花清瘟胶囊,还有两袋消毒湿巾。这对我们在家防控疫情其实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
岱山120站点,有三名医生、三名护士。护士和医生搭档,工作时间为24小时,三天一轮班。上班的时长没有变化,但疫情期间的出车率增加了八成。“我29岁,还年轻,身体不怎么累,就是心累”,邱琳玉说。

最严重的时候,医院没有床位,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。邱琳玉回忆,1月底,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,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,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,“我们心里也着急,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。”

居民特蕾莉亚(Valentina Treglia)表示,她的奶奶发来视频通话,看上去很压抑,自己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劲。特蕾莉亚的奶奶最终去世,但不是因为新冠病毒,而是缺乏食物。